公益

数码

原标题:实现平台互联互通将为中小企业创新发展提供更好环境

9月13日,工信部新闻发言人赵志国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7月工信部启动了为期半年的互联网行业的专项整治行动,屏蔽网址链接是这次重点整治的问题之一,并指导相关互联网企业开展自查整改。

但是,由于部分互联网企业对屏蔽网址链接的问题的认识与专项行动的要求还有一定的差距,工信部刚刚召开了行政指导会,要求企业按照整改要求,务实推动即时通信屏蔽网址链接等不同类型的问题分步骤、分阶段得到解决。赵志国介绍,对整改不到位的问题,将继续通过召开行政指导会等多种方式,督促企业抓好整改落实;对于整改不彻底的企业,工信部也将依法采取处置措施,整改一批典型违规的行为,查处一批典型违规的企业,最终推动形成互通开放、规范有序、保障安全的互联网发展良好环境。

看上去部分平台企业对“互联互通”依然有不同看法,从而影响了互联互通的落实,这也让监管部门给出“分步骤、分阶段”解决的空间。或许因为目前还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针对屏蔽网址链接等行为作出具体的要求,而互联互通又涉及平台内部的技术和规则调整,因此监管部门给出了更多的落实时间。但是,如果平台企业借此拖延或拒绝执行的话,监管部门可以依据《反垄断法》第十七条有关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规定,对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涉嫌拒绝向竞争对手开放API的拒绝交易行为进行规制。

互联网诞生之初代表了一种全球主义的开放精神,但是,随着互联网商业应用的不断成熟,一些企业也逐步形成了垄断性地位。这些平台企业为了建立商业版图,出现了垄断与封闭的趋势,造成互联网世界分裂为各大“派系”,相互之间竞争导致相互屏蔽,甚至出现“二选一”等损害商户和消费者的排他性垄断行为。

当前,部分平台企业在落实互联互通方面依然缺乏积极性主要是受利益影响。比如阿里的淘宝最早以安全名义屏蔽微信,后来微信也屏蔽了淘宝网址分享。腾讯与今日头条也曾相互起诉对方限制分享内容等。奇怪的是,当监管部门要求所有平台企业必须互联互通的时候,他们似乎忘记过去那些要求开放的诉讼,转而抵触平台开放。

首先,我们认为,监管部门下一步可考虑给出明确的“步骤、阶段和具体的时间表”,强化落实。长期以来,针对平台企业的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监管要求多次因意见不同而有所延迟,原因在于监管部门的规制研究往往落后于一些平台企业,后者有足够的资金和动机调用全国最好最多的学术与法律资源研究如何保护自己的利益。当监管部门组织企业、学界进行座谈时,也往往因为面临太多问题无法解答,而延缓了规则研究的进程。

其次,平台企业抵触互联互通的原因在于各大平台有相似的内部商业生态,平台之间存在商业竞争。比如腾讯主体是社交软件,但同时有支付、出行、购物、外卖、购票等业务,阿里、美团、头条等也都在其主业基础上从事与腾讯类似的多元业务。这些业务很多源于平台向其参股投资,或者存在战略合作的其他互联网企业开放API接口导流,也就是利用其主体业务通道的流量进行更多商业变现。流量现在已经成为中小企业互联网经营最贵的成本,如果平台间互联互通,意味着平台依靠通道“躺赢”的模式受到冲击,而这正是其垄断和封闭的原因,这种模式不仅会阻碍中小企业创新,平台企业也会因捍卫垄断收益、缺乏竞争而不思进取。

推动互联网平台经济朝着开放、竞争的方向发展是大势所趋,实现互联互通可以为更多中小企业创新发展提供良好的环境,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有利于构建新发展格局,激活产业链间的信息流,让平台经济惠及更多行业与人群。因此,监管部门应该以结果为导向,制定时间表和监管目标,抓紧落实。这些问题由来已久,亟待有效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