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数码

作者署名:笑天

据印度媒体《欧亚时报》网站报道,人们越来越认识到,阿富汗国民军令人震惊的崩溃是由于美国国防部雇用的私人承包商从一个月前开始突然离开该国造成的。由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训练的前阿富汗国民军,从训练和装备维护到情报收集和打击塔利班武装人员的近距离空中支援,都依赖这些承包商。

阿富汗国民军司令萨米·萨达特将军哀叹他和他的士兵是被“政治和美国总统出卖了”。萨达特将军描述了西方承包商在打击塔利班的战争中发挥的关键作用。他指出,在拜登总统宣布撤军日期后,这些承包商就开始逃离阿富汗。当阿军的空中支援枯竭,弹药耗尽时,就失去了对塔利班的优势。承包商在整个战争期间负责维护阿军的直升机、攻击机和运输机。而到7月,大部分承包商已经离开,这意味着阿军的“黑鹰”直升机、C-130运输机等被迫停飞。

此外这些承包商还带走了专有软件和武器系统。他们拆除了阿军直升机的导弹防御系统,以及用来追踪车辆、武器和人员的软件,这导致阿军的情报也消失了。由于阿军无法在没有直升机支持的情况下提供补给,士兵们往往缺乏必要的作战装备。这令塔利班迅速占领了许多军事基地,大部分阿富汗军队都投降了。

人们往往没有意识到,在现代战争中,特别是在美国人所打的战争中,在更为华丽的战斗和技术领域背后,有着维持这些行动所需的大量的后勤努力。这些努力是由私人承包商提供的。在某些情况下,为美国军事行动服务的外国工人比美国军人还要多,在阿富汗战争后期他们的人数是美军的四倍。

当然,美国国防部最新季度报告显示,过去四个月,阿富汗承包商总数大幅下降,从4月份的近17000人下降到7月份的7795人(其中2656名美国人、2491名第三国公民和2648名阿富汗人)。

根据最近的一项研究,在塔利班重新控制阿富汗之前,在阿富汗的美国主要国防公司获得了价值数亿美元的合同,并花费数千万美元就阿富汗问题向美国政府进行游说。五角大楼向17家在阿富汗工作的公司授予了近10亿美元的合同。

总部位于德克萨斯州的国防承包商和建筑公司福陆公司今年收到了至少8500万美元的阿富汗工程合同。而福陆该公司在2021年上半年为游说政府支出了超过140万美元,比2020年同期多出约11.5万美元。

今年5月,国防承包商莱多斯公司获得了一份价值3400万美元的政府合同,继续为阿富汗空军和特派团联队提供后勤支持服务。而莱多斯公司在2021年上半年也花了118万美元进行游说。

3月12日,五角大楼与德事隆公司签署了一份价值970万美元的为驻阿富汗部队提供保护的合同,这项工作预计将在2022年3月完成,甚至比拜登计划的撤军日期还要晚。该公司在2020年花费了447万美元进行游说,而2021年已经花费了240万美元。

而现在,分析师们正在争论这些公司在撤出阿富汗后是盈利还是亏损。但是这个问题也重新引起了对私人承包商及其在战争中的作用的思考。

众所周知,国防承包商的许多签约人员都是前军官,其中大约一半是特种部队老兵。他们来自美国和英国等国家,在这些国家,退役士兵的就业机会越来越有限。而在战争中的私人承包商大致分为三类。首先是有军事供应商公司(也称为“私人保安公司”),向客户提供各种战术军事援助,包括参加实战等。其次是军事咨询公司,他们雇用退休军官为当地部队提供战略建议和军事训练。第三是军事支持公司,为武装部队提供后勤、情报和维修服务,从而使士兵们能够专注于战斗,并减少政府征募更多军人。这些承包商通常会提供货物、服务和基建,以即时满足军队指挥官的需求,承包商们还可以为外交使团和军事人员的住所提供安全保障。

然而,现在人们对承包商的参战提出了一些重大问题,例如他们是否被有效的使用;是否为国家的政治目的服务;是否像正规部队一样遵守纪律,遵守当地法律和国际法;是否像普通军队士兵一样享受国家的保护。

值得注意的是,与军事单位不同,人们经常看到,私人承包商会保留一个选择,即他们接受的那些合同,如果变得太危险或无利可图,他们可以放弃或暂停合同。而他们的雇员也不像普通士兵那样坚守岗位,雇员们总是可以选择离开工作岗位,这些令军队陷入困境。而驻伊拉克美军在许多情况下就发生过这种情况,现在又在阿富汗重演。

这样看来,萨达特将军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