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数码

近日,有德邦快递(603056.SH)的快递员向红星资本局爆料称,原本公司许诺报销的车辆停车费、充电费,在报销之后又在11月、12月的工资中被扣除。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根据刘健(化名)展示的11月、12月工资条,四轮车用车扣款分别被扣除了2801元和4698元。此外,黄强(化名)也遇到同样的情况。

想要进行投诉时,黄强才发现,自己与许多其他快递员一样,在入职前并没有与德邦快递签订任何合同,工资也是第三方公司发的,所以很多快递员都感觉投诉无门,身边不少员工也出现了离职情况。

1月26日,德邦快递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资本局,公司有一部分员工是直招,一部分是跟第三方公司进行合作。“若是跟第三方公司合作,涉及到权益就归属在第三方公司那里了。”针对扣款事宜,相关负责人称相关政策从2021年3月1日就已经出台。

爆料被无端克扣工资

承诺报销的停车费、电费被扣除

刘健是上海德邦快递一名“大件快递员”。2021年2月份,他通过58同城入职了上海德邦,做大件物品的派送。

但令他无法忍受的是,“公司在今年11月份、12月份无端克扣工资”。

作为大件派送员,有的快递员会租用公司的车辆,但此前,公司许诺过车辆停车费、充电费,公司都要报销的,但从10月份过后,公司就说不给报了。

“不仅不给报,还把之前已经报过的,从11月份的工资里扣回去。”

在刘健展示的一份11月份工资条里,红星资本局看到,在一则快递四轮车用车扣款明细里,扣款了2801元。12月份的的工资条里,快递四轮车用车扣款里,扣除了4698元。

“我们去问公司,公司说是之前的充电费,但现在不给报了,就从11月、12月工资里扣除了。”刘健说。

双十一、双十二是电商旺季,忙碌之余,快递员的工资自然要高一些。刘健谈到,自己算下来11月份的提成有1万多,每一分都是按劳动所得计件后的提成。

刘健还称,今年10月份以后,就他了解到的情况是,网点不少快递员都反映工资条不对。

该网点另一名快递员黄强(化名)也向红星资本局表示,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他身上。黄强提到,自己11月份的工资里,也无端扣除了1000多块钱。“本来说有电费补助的,但后来又说没有,还要把之前补助交的钱再扣回去。

我们去找了公司,公司说能源车的充电费补贴政策已经改了,不给报销了。“但我们都不知道,没有下发到我们这,是10月份以后才通知的。”

针对大件快递员能源车充电费的事宜,德邦快递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资本局,相关政策从2021年3月1日就已经出台了。

多位快递员投诉无门

合同系与三方劳务公司签订

黄强告诉红星资本局,自己在入职前并没有签订任何合同,工资也是第三方公司发的,所以很多快递员都感觉投诉无门,身边已有不少员工出现了离职情况。

“我们是属于大件组的,大件快递3-60kg免费送上楼送到家。劳动强度是非常大的。”从工作时长来看,每天早上七点钟就要开会点名上班,要遇到各大购物节、“双十一”、“双十二”这种节点,早上6点钟甚至5点过就起来了,晚上要工作到10点过,经常加班,但没有加班工资。

黄强于今年5月份入职了德邦快递,目前已经辞职了,辞职的理由是:“太累了,还挣不到钱。”工资不明晰,或成为很多快递员决心离职的“最后一根稻草”。

上述两位德邦快递员都透露,快递员流动性非常大,已经成为普遍状况。

“每年2月份,公司就会大量招人,但却留不住人。很多快递员,待了一两个月就走了。能够待满一年的,都可以算‘元老’级别的员工了。然后第二年公司又开始了启动大量招聘,年年如此,就像陷入了一种循环。”

1月26日,红星资本局致电上述快递员所在的上海黄浦区半淞园路经营分部德邦网点,网点负责人对公司不与快递员签合同的事宜表示否认。

“根据快递员入职流程,如果没有合同的情况下,系统是不会给它生成工号的,如果有工号,就肯定是有合同。”而对于克扣工资的事情,上述负责人表示,具体事宜要咨询公司。

随后,红星资本局致电德邦快递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公司有一部分员工是直招,如果说遇到货量旺季,也会跟第三方公司进行合作。若是跟第三方公司合作,涉及到权益就归属在第三方公司那里了。”

1月27日,红星资本局致电与德邦合作的第三方公司江西闪勤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对方负责人说公司确实与德邦有合作,有多种合作模式,但对于用工不签合同的事宜,对方表示否认。

上半年德邦增收不增利 人力成本上涨31.36% 

快递员合法权益受关注

德邦快递成立于1996年,2018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目前,德邦快递是一家联动快递、物流、跨境、仓储与供应链的综合性物流供应商。

截至2021年6月底,德邦共有营业网点30486个(直营网点7285个,合伙人网点2668个),已基本实现全国地级、区级城市的全覆盖,乡镇覆盖率94.8%,快递员数量超过6万人。

据红星资本局梳理,德邦以快运业务起家,在2013年战略转型布局快递业务,与“通达系”不同,德邦打出了差异化竞争,以大件快递为切入点,率先推出3.60特惠件、标准快递等产品,并首次提出“大件快递”概念。

此前2018年战略发布会上,德邦董事长崔维星在现场表示:“大件快递市场是一个千亿级市场,零担快递化是一个必然趋势,要让中国没有难送的快递。”

根据2021年上半年的业绩财报,德邦快递实现营业收入149亿元,同比增28.16%。具体而言,德邦快递收入主要由快运和快递业务收入构成,两大业务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为97.04%。德邦以快运业务起家,报告期内快运业务收入52.80亿元,占总收入比例为35.46%;快递业务自成立以来保持较为高速的增长,上半年快递业务收入91.68亿元,占总收入比重已提升至61.58%;

虽然营收上涨,然而,德邦快递净利润依旧亏损。2021年上半年,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16亿元,同比下降89.88%。对此,德邦快递表示,导致利润变化主要影响因素包括大件快递单公斤收入同比下降2.9%,快运单公斤收入同比下降1.3%。此外,2021年上半年公司人力成本同比上涨31.36%,占收入比同比提升1.07个百分点,在运输成本方面,油价的多轮上涨使得公司运输成本承压。公司运输成本同比上涨38.68%,占收入比同比提升2.22个百分点。

实际上,近年来快递员合法权益备受社会各界关注。

此前,据红星资本局走访了解,快递员流失、转行,是各大快递企业网点面临的普遍困境。

自2012年开始,各大快递企业纷纷举起价格战大旗,试图借助价格战实现对市场占有率最大化。但当整个市场都在进行疯狂价格竞争时,就越呈现出“囚徒困境”的趋势,企业利润越来越薄,最终的结果是网点和快递员来承担这降低的价格。

在监管层面,政府相继出台一系列快递行业监管政策和指导意见,规范非理性竞争行为。4月份,快递监管部门管控义乌地区的无序竞争。7月份,交通运输部、国家邮政局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政策自2021年9月1日起,上调快递派费。

政策指导和管控下,快递行业价格战有所缓和。但快递员的权益是否能真正得以改善,或许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记者 俞瑶 申梦芸 

编辑 杨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