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数码

第一眼看到葛班长时,就隐约觉得他是个“狠角色”,虎背熊腰,眼神凌厉,一声洪亮的“七班集合”仿佛能够穿破人的耳膜,让全班新战士听到后不由得心跳加速。

“我叫葛建民,是你们的新训班长。”葛班长在队列前说,“既然是班长,就要对你们负责,你们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我。”

第一眼看到葛班长时,就隐约觉得他是个“狠角色”,虎背熊腰,眼神凌厉,一声洪亮的“七班集合”仿佛能够穿破人的耳膜,让全班新战士听到后不由得心跳加速。

“我叫葛建民,是你们的新训班长。”葛班长在队列前说,“既然是班长,就要对你们负责,你们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我。”

后来我们才知道,葛班长是一名特战队员。班里的新战士对此“有人欢喜有人忧”。我临铺的小张就很高兴,他当兵的目标就是成为特战队员,有特战班长领路,对他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而我刚入伍时身体素质一般,体重也偏重,担心适应不了葛班长的节奏。刚入伍的几天里,我甚至都在想,如果拖了班里后腿,会不会受到葛班长的“重点照顾”。

随着各项训练的展开,我也逐渐感受到葛班长的严厉。每次集合时,他手里总握着一块秒表记录集合时间。他总说:“新训时间并不长,想练好本领,必须争分夺秒。”考核中,这块秒表成了“刚正不阿”的裁判,严格准确记录下我们的训练成绩,也记录下了我们的点滴进步。训练场上,葛班长也是“锱铢必较”,练战术时我低姿匍匐动作不标准,整个身体重心偏高,班长就让我加练,亲自给我示范,语气严厉地对我说:“你是不是觉得身体抬高一点不要紧?真实的战场上,你也许就会因为这个失误而丢掉性命!”

在班长的悉心指导下,全班的训练成绩稳步提高,我的体重也蹭蹭往下掉。虽然班长带兵的确有一套,不过一想到训练场上他“凶狠”的眼神,再联想到他特战队员的身份,每次见到他我心里难免还是有些害怕,尤其一听到他叫我的名字就紧张无比。直到有一次晚点名,葛班长告诉大家,中队将举办文艺晚会,每个班要出一个节目,他建议全班排练合唱《我和我的祖国》,还特别邀请我作为小号手进行伴奏。

“李秉和还会小号啊,他还有这才艺......”大家七嘴八舌议论起来。我感到又惊喜又惊讶,班长怎么知道我会吹小号呢?也许是看出了我的困惑,熄灯前班长找到我说:“你平时独来独往的,这次让你伴奏,一是给你一个展示自我的机会,二是促进你更好地融入集体。之前,我了解过你小号水平很高,这次演出加油!”

“李秉和还会小号啊,他还有这才艺......”大家七嘴八舌议论起来。我感到又惊喜又惊讶,班长怎么知道我会吹小号呢?也许是看出了我的困惑,熄灯前班长找到我说:“你平时独来独往的,这次让你伴奏,一是给你一个展示自我的机会,二是促进你更好地融入集体。之前,我了解过你小号水平很高,这次演出加油!”

正是通过排练节目的契机,不善交流的我逐渐和战友们熟络起来,也感受到了部队大家庭的温暖,逐渐融入到集体中。演出当天,我的演奏帮助班里的节目获得了二等奖,晚点名时还得到了指导员的表扬,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这场演出后,在葛班长的鼓励下,我加入了新兵团的文艺小分队,多次和乐队战友在各个新训大队巡演,甚至还当上了中队的“司号员”,也因此我更加坚定了在部队建功立业的信心,训练中也更加拼命。

转眼间,新训生活已经过去大半。在和葛班长的朝夕相处中,我渐渐读懂了他的严管和厚爱,看到了他冷峻外表下的“暖男本色”。我也重新树立了军旅目标:跟随葛班长的脚步,成为一名优秀的特战队员!

作者:武警上海总队  李秉和

部分照片由李盟提供